關于我們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:聚點如垃圾堆 墻上各種宣言

發布時間:2017-08-07 11:11:59 作者:錦鋁金屬 瀏覽次數:

“靜海接近天津市區,東臨濱海新區,通過網絡招聘等方法,簡單誘惑著急找作業又不了解狀況的大學生。當地城中村多,便于傳銷躲藏和操控新人。”

8月6日,求職者李文星被拐騙進入靜海傳銷安排的通過查明,5名涉案人員被刑拘。

當天,天津市委政法委書記趙飛下了道死指令:決戰20天,徹底清除全市非法傳銷活動,打掉傳銷團伙,打不凈,不干休、不收兵。

靜海還安排展開沖擊傳銷“清晨舉動”,發現傳銷窩點301處,整理63名傳銷人員。此外,凡告發傳銷安排及躲藏的傳銷窩點,經查實炸毀的,一次性獎賞2萬元。

傳銷安排占據靜海由來已久。

2004年,媒體報道“靜海開端繁殖非法傳銷”,頂峰時從事者達1500余人。現在,靜海被稱為北派傳銷的重地,非法拘禁、暴力行為等屢見報端。

13年來,當地對傳銷的沖擊未曾隔絕。“重拳”之下,傳銷越來越蔭蔽,轉為“地下”。傳銷者根本白日不出來,躲在戶外樹林深處,以往“上百人三五成群聚會”,變為渙散成兩三人一同走。

受害者集體也發作較大改變,由鄉村、打工青年,展開成大學畢業生為主。“靜海接近天津市區,東臨濱海新區,通過網絡招聘等方法,簡單誘惑著急找作業又不了解狀況的大學生。當地城中村多,便于傳銷躲藏和操控新人。” 反傳銷人士剖析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?

“朋友墮入傳銷安排,交錢會放人嗎?”

“一般找過來都沒事。我們有幾萬人,都是渙散舉動,過兩天就換當地了”。

8月4日,天津靜海區,曹官莊村北莊稼地里,一片棗樹林深處,白色塑料布用繩子系在樹干上,搭成四角形的簡易遮棚,泥地上鋪著塑料布及棉被,十多名年輕人或蹲或坐,男士們光著上身或把上衣撩起。

看到生人走近,他們趕緊把衣服穿好——正是靜海嚴打傳銷時期,這些人在樹林、水溝躲避沖擊,一待便是一天。

▲8月4日,靜海曹官莊村北棗樹林深處,十多名傳銷人員搭著簡易遮篷,在戶外“躲負面”,即躲避沖擊。

傳銷窩點

水泥墻上寫著“成王敗寇”

“帶新朋友的路上留意不要和陌生人說話”、“要提早跟領導(安排者)發短信,不要議論家里的環境”——傳銷筆記

60多歲的靜海人老張也說不清楚,傳銷究竟怎樣開端的。

“遽然感覺靜海搞傳銷的遍地都是。”他描繪,近幾年白日一出門,環路周邊、104國道旁,常有幾十號乃至上百人一伙,抱著被子,出去聚會上課。

8月4日下午,大口兒門村西北角接近國道處,接近水坑的一間紅頂小屋,無門,玻璃窗碎裂。屋內水泥墻上寫有“成王敗寇”等字樣,焚燒后的蚊香和撲克牌散落在地上。小屋旁干枯的水溝里,遺棄著幾床被子。鄉民指認,這兒曾是傳銷人員上課的地址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距此約400米的一處廢品回收站內,正是傳銷窩點。屋內凌亂無人,堆滿廢物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▲8月4日,靜海大口兒門村西北角的傳銷窩點就處在一處廢品回收站內。

翻過回收站后門的廢物小山,是兩排平房大院。傳銷宿舍緊挨廁所,共9間,每3間一組,用廢棄的鐵門圍起。

傳銷宿舍均無電燈,房頂破損,被褥直接鋪在泥地上,牛仔褲、紙牌、皮包、蛇皮袋、牙刷到處丟掉。在一間30平米、昏暗濕潤的房間,蟑螂亂竄,散發著濃濃霉味。十多塊木板搭起的大通鋪,裹著雜物的被子,已看不出正本色彩。房梁上垂著系成圓環的白色布條,頗顯陰沉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靜海傳銷13年起底:窩點如廢物堆 墻上寫著成王敗寇

靜海傳銷13年起底:窩點如廢物堆 墻上寫著成王敗寇

▲8月4日,靜海大口兒門村西北角的傳銷窩點就處在一處廢品回收站內,屋內環境臟亂不勝,生計條件惡劣。

曾墮入傳銷的多名上當者描繪,這樣的環境在靜海傳銷窩點很遍及,一間屋子睡了十幾名上當者。他們一日三頓的饅頭咸菜。

上述窩點屋內墻面滿是“雞湯文”:“熱情成果愿望”、“人生苦短,必須英勇。笑口常開,燈紅酒綠。”也有一些傳銷筆記、計算公式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▲窩點屋內墻面

另一間宿舍還留有求職簡歷、成員名單、傳銷合同書和傳銷筆記。筆記詳細記錄傳銷人員“邀約”“引線人”“帶朋友”等話術:“今日這個職業是一個百分之百成功的職業”、“帶新朋友的路上留意不要和陌生人說話”、“要提早跟領導發短信,不要議論家里的環境”等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▲靜海大口兒門村西北角的一處傳銷窩點內,留傳的傳銷人員筆記。

記者發現,簡直每個宿舍屋后的墻上,都有打過洞的痕跡,一米多高的洞口,現在已用紅磚修正。

“不久前,差人來抓人,傳銷人員開洞逃跑,差人從正門進,他們就抱著被子從洞口鉆出來,在樹林和水溝里睡了好幾天。”鄉民介紹,傳銷團伙都是活動的,有時夜里還會回來。

傳銷人員

“現在不賺錢,今后能掙幾百萬”

“這些人一般清晨四五點躲出去,夜里十點今后回來。因為查得嚴,今年來,傳銷人員顯著削減,但仍有出沒。”——當地鄉民

靜海西南方向的上三里村,百余處平房院子緊鄰而建,散布密布,幾條狹隘的村道從中離隔。

多名鄉民說到,傳銷團伙在村里及周邊租下民房搞傳銷。“簡直都是外地口音的年輕人,出門總是幾個人一組,早出晚歸,躲到外面講課。”

村衛生室一名醫師介紹,搞傳銷的人特征顯著,一般清晨四五點躲出去,夜里十點今后回來。常看到,二三十個年輕人結伴走在村路上,抱著被褥,衣服臟兮兮,必是傳銷團伙。因為警方查得嚴,今年來,村里傳銷人員顯著削減,但仍有出沒。

傳銷人員常到鄰近小超市購物,方便面、水、火腿腸等是常備品。8月3日下午,記者在一家超市遇見兩名外地小伙。“他們就是搞傳銷的,常來買東西。其間一人接連十幾天過來,說是做直銷,勸他也不聽。”超市老板李軍(化名)泄漏。

兩人買了一瓶可樂,在超市角落閑談,其間一人皮膚烏黑,穿著骯臟,坐在地板上。他們均稱來自河南,一人自稱20歲,曾在鄭州一所專科院校讀至大二,停學來到此地。另一人自稱27歲,來“公司”不到一年。

他們稱“我們干的是直銷,賣化妝品。這個村子有好多家,各做各的,每個公司做法不一樣。”

其間一人通知記者,“公司”要求不嚴,不會打人,有吃有喝。“想回家是能夠走的,我是不想走。”作業“不算合法但也不犯法”,“我們有產品,今后會有許多門店。現在可能不賺錢,但今后能掙的。做這個的人也不一樣,有人幾個月、半年就掙到錢了。這兒做得好的話,掙幾百萬也不難。”

二人招認,家里不支持,“跟他們說不清楚”。但在這兒吃住都能保證,也能用手機,“不同公司規章制度不同,我們要求不能喝酒,有些公司要求不能打架,不然會被開除。”

對于“日子有保證”,李軍表明,皮膚較黑的男人常買方便面等食物帶回去,三四個人的量。“他身上很少有現金,每次多花十幾元,錢也是別人通過手機轉的。還買過兩次啤酒,兩塊錢一瓶,喝不完就存在店內,下次來持續喝”。
 

“蝶貝蕾”形式

三兩天就上圈套進來一個

“來的第一天,安排會強迫新人打電話報安全,并著重已脫離天津,全程有數人監督。”——傳銷受害者

靜海傳銷中,“蝶貝蕾”猶認為盛。據安全天津官微通報,該傳銷安排規劃巨大,等級分工明確,涉及全國多個省市,參與者達7000余人。其間,在靜海及周邊地區展開傳銷人員達1600余人,占比近23%。

早在2006年,“蝶貝蕾”傳銷案被山東聊城警方破獲,涉案者達50余萬人,涉案金額20億,犯罪嫌疑人遍布30多城市,是彼時全國破獲的大傳銷案。

上一年11月底,大學畢業生海嘯(化名)通過招聘網站投遞簡歷,期望找份軟件開發作業,上圈套入靜海上三里村一處蝶貝蕾傳銷窩點。

“三兩天就會上圈套進來一個。有人在外面避警時趁人不留意逃跑,也有人晚上翻墻逃跑(傳銷人員一般租住低矮平房,兩米多高)”。海嘯說,許多人沒跑掉又被抓回來,踹上幾腳,再遭“大佬”一頓怒斥,并面對更嚴厲的監督。

他回想,傳銷安排者監督、操控人身自在,乃至著手打人。此前有人借上廁所喊“救命”,被按在地上打,居民和房東聽到后報警,全部團伙被帶去派出所。“在傳銷安排內部,如果打人,一旦被抓丟失就大了”。

“蝶貝蕾”傳銷,以高端化妝品吸引傳銷者入會,繳納2900元“會費”,即可入伙。安排內部分工明確,分為會員、推廣員、訓練員、署理員、署理商五個等級。上百人散布七八個窩點,到達訓練員等級,就可辦理窩點。

“安排者會通知新人,做到署理商等級每月能夠拿到3.8萬元,出局的話,獎賞290萬。”反傳銷協會成員張明(化名)介紹。

在傳銷訓練和宿舍現場,記者均未看到蝶貝蕾產品的蹤跡。張明介紹,產品只是概念,并無什物,參與傳銷者不斷展開,成員取得收益,然后獲取分紅。

多名曾上圈套入靜海蝶貝蕾的人員也證明,只知道這是一種高端化妝品,不論買多少套,也沒給過什物,更沒見過產品。

抄底靜海傳銷窩點

▲蝶貝蕾宣傳條幅。圖片來自齊魯網

海嘯花數萬元后,升到辦理層,取得必定程度自在,終究伺機逃脫。

“洗腦”是傳銷的重要環節。海嘯介紹,通常是耳濡目染中受到影響,比如平時會聊“怎樣成功”類的話題,吃飯時強制規則每人都要說話,講怎樣進步身價等。“進傳銷后要交錢,許多人交了錢覺得不甘心,只能持續干了”。

此外,新人入會,先將手機操控起來,每次通話,全程有人盯著,一旦用完立馬收走。還會將新人“軟阻隔”,阻撓新人跟其他人攀談或逃跑。


      傳銷“圍城”

靜海傳銷案占全市近半

“今年以來,破獲傳銷犯罪案子81起,刑拘252人,整理窩點168個,斥逐1160人,挽救上圈套參與傳銷人員160名。”——天津警方

“去靜海殯儀館。”

“你們是不是去找傳銷的?我每天觸摸許多打車的傳銷人員,還有來救人的,都去殯儀館。”出租車司機說。

他通知記者,十幾年前,就連續有乘客來靜海找親屬,近三四年,寒暑假尤其多。“都是來找大學生的,有時一天能遇到兩三個。”

殯儀館鄰近鄉民說到,傳銷人員常常來此“上課”。

雙塘鎮八里莊村也有鄉民稱,田間樹林里,常有傳銷人員集合。“每天早上四點多就來了,到晚上才走,有時就住戶外。”

新京報記者連日來看望發現,在靜海大口兒門村、小口兒門村、曹官莊村、大河灘村、小河灘村、三街村、新一街村、花園村,上三里村、下三里村等地,均有傳銷人員的身影及窩點。

據我國裁判文書網站收錄,2012年至今,天津法院一審審結的231件傳銷案,116件發作在靜海,占比近半。此外,16個區中,距靜海較近的武清區(25件)、濱海新區(25件)、西青區(13件),傳銷案子也相對較多。

《我國工商報》2015年1月報道,靜海自2008年以來,累計撤銷傳銷窩點1300個,教育遣送參與傳銷人員3.5萬人次,挽救300人。

天津警方表明,2015年、2016年,累計刑拘傳銷者近400人。今年來,破獲傳銷犯罪案子81起,刑拘252人,整理窩點168個,斥逐1160人,挽救上圈套人員160名。

多名熟知靜海傳銷的反傳銷人士介紹,靜海距天津市區36公里,外來務工人員較多,給了傳銷繁殖的土壤。揭露數據顯現,靜海總人口近80萬,其間外來人口占比近25%。

資深反傳銷人士李旭剖析,靜海接近天津市區,東臨濱海新區,交通便當,物價房租低廉,平房城中村較多,合適傳銷生計,便于傳銷躲藏和操控新人。此外,通過網絡招聘等邀約新人到天津市區或濱海新區,再轉移至靜海,著急找作業的大學生,不會置疑太多。
 

晉級擴張

失業大學生成上當方針

“此前傳銷通過拉熟人方法,現在以陌生人為主,通過網絡,上當大學生集體占到80% 。”——反傳銷人士

靜海傳銷13年來,洗腦形式并沒有改變,首要是邀約方法改變。多名反傳銷人士介紹,靜海傳銷屬北派傳銷,一個很大的特點是操控人身自在。新人外出,都會有兩個“老人”陪著,帶到偏僻當地進行聚會活動。

“以往傳銷拉的是熟人,現在都是陌生人,約會、網聊、旅行、招聘,隨意騙。”海嘯說,現在傳銷“尋覓方針”一般通過QQ群和招聘網站。

李旭回想,2015年之前,都屬于靜海傳銷比較猖狂時期,常常有三五成群的傳銷人員出去上課,根本處于半揭露化。這兩年跟著靜海嚴打,傳銷越來越蔭蔽,轉入地下。

傳銷地址也不斷往外搬遷擴張。據揭露材料,此前關于靜海傳銷地址的發表多坐落靜海鎮。張明“撈人”時發現,現在靜海傳銷窩點首要會集在城鄉接合部的平房區,嚴打之下,傳銷也從城區不斷向市郊村落及滄州廊坊等地轉移。

較顯著的是,受害者集體發作較大改變。以往首要是鄉村打工青年,現在則以大學生為主。

出租車司機老陳曾拉過多名從傳銷安排里逃出來的大學生,送去天津站坐車。遇到這樣的狀況,有時他會不要錢。

反傳銷人士老王挽救過上百名上當者,傍邊80%都是大學生。

上一年11月,急于找作業的大學生小娟(化名),在多個網站投簡歷后,接到“長途物流公司”作業人員電話,要她到靜海參與面試。

前往“職工宿舍”的路上,小娟察覺到反常,“車往市郊方位開,都是寒酸平房。”下車后,她給老鄉發了定位。

被帶到窩點后,小娟的手機被拿走。之后,老鄉打來電話,對方拿著手機,教她說“通過面試,感覺不錯。”小娟假意容許,并找機會用方言通知老鄉自己受困,終究獲救。

更多的是悲慘劇。我國裁判文書網說到,同樣在靜海,滿某等人被傳銷人員以找作業為名騙去,并約束人身自在,屢次遭受毆傷。

在被安排“郊游”回來,三人趁機逃跑。企圖穿過水坑時,滿某不會游水,在坑邊繞行時不慎掉進水里溺亡。
 

撈人生意

“一萬塊,一天時刻找到人”

“就一天時刻,找到就找到了,找不到也幫不上其他忙,一萬塊錢,一手交人一手交錢。”——“撈人”的靜海人

大量傳銷人員占據,靜海當地延伸出一項“撈人生意”。

反傳銷人士張明說,許多時分,在找不到人的狀況下,會憑借本地人力量,花上幾千塊錢撈人。“一手交人一手交錢”。

東北人老王常年在天津、河北一帶“撈人”,收費2萬左右,先救人后給錢。2015年4月初,記者曾隨他在天津一個傳銷窩點,救出被困28天的小靜。他在靜海日子了20多年,了解這兒的大街小巷。“靜海的窩點,我能把握百分之六七十。”

手機定位是老王找人的慣用手法,確定人在哪個片區后,靠著經歷,再挨個窩點去敲門。他泄漏,“我有聯系,每定位一個手機,要給對方六七百元”。

如果仍是找不到,老王就確定傳銷窩點和詳細安排者,以此威脅要人。“反傳銷安排確定窩點,就等于抓到他們的憑據”。2015年7月底,他就是通過這種方法,挽救了一名大學生。

靜海的出租車司機也熟識“撈人者”,并介紹當地人“王哥”(化名)。

8月4日晚,“王哥”稱,只需供給上當者的個人信息,并說出何時來靜海,便可幫助找人。“就一天時刻,如果找到人,我拍個相片你來承認,一萬塊錢,一手交人一手交錢。”

“王哥”在靜海開賓館,撈人時逃避跟上當家族碰頭。上一年“撈到”一個安徽男孩,他爸爸媽媽離婚,上圈套到靜海一年多。

男孩見到爺爺時,撲通一聲跪下抱著爺爺哭。后來知道,這男孩是在天津讀書,家里條件欠好,大一暑假被人騙到靜海打工,成果就墮入傳銷安排。他用各種托言從家里騙了幾萬元交給傳銷安排。“我當時教他去派出所開個證明,證明自己被傳銷騙了,看校園能否讓他再回去上學。”

在靜海當地人看來,傳銷屢禁不止,仍是“快速致富心思”。他印象中,這些傳銷人員精力正常,但不好陌生人搭腔,身上衣服很臟,褲子上都是泥。“曾經有人看到他們,想招來干活,對方卻說,我不干你這個,到過年我就能開寶馬了。”
 

重拳沖擊

炸毀傳銷告發者獎2萬

“凡告發非法傳銷安排及其躲藏的傳銷窩點,經查實炸毀的,一次性獎賞2萬元。”——靜海沖擊非法傳銷辦

8月6日,求職者李文星被拐騙進入傳銷安排的通過查明,5名涉案人員被刑拘。

警方查明,“蝶貝蕾”傳銷安排成員陳某,使用手機和郵箱在“BOSS直聘”上,冒用“北京科藍軟件體系有限公司”之名,發布虛假招聘信息。李文星投發簡歷后,陳某于5月20日將他拐騙至靜海,后向傳銷安排上級張某報告,張某又向上級胡某報告。

胡某安排傳銷人員江某某接站,后將李文星送至靜海鎮上三里村艾某某辦理的睡房。隨后,李文星又被轉移至靜海鎮楊李院村胡某辦理的睡房,終被轉移至靜海鎮楊李院村李某某辦理的睡房。

經調查取證及相關涉案人員招認,承認李文星在靜期間交給傳銷產品費,正式加入傳銷安排,并在后期已不需求被操控,可在傳銷安排內部自在活動。

到現在,陳某等5名涉案人員已被捕獲,江某某因涉嫌安排領導傳銷被刑拘,其他4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拘。

天津市委政法委書記趙飛表態,決戰20天,徹底清除全市傳銷活動,打掉非法傳銷團伙。

 

當天清晨起,靜海區還安排展開沖擊傳銷“清晨舉動”,全面清查傳銷人員。到上午11時,共發現傳銷窩點301處,整理傳銷人員63名。

靜海區沖擊非法傳銷作業辦公室發布消息稱,對告發非法傳銷安排的個人實行獎賞:凡告發非法傳銷安排及其躲藏的傳銷窩點,經查實炸毀的,一次性獎賞2萬元;對告發嚴重傳銷案子或傳銷安排重要骨干成員的告發人,視狀況增加獎賞金額。告發電話:022-68123702。

錦鋁金屬二維碼

极速牛牛官网-极速牛牛App